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郑拓感受到了新的力量,那力量似乎在召唤他。
好在他暂时能够忍住。
纵然那种力量的召唤越加强烈,他知道,自己如今最重要的事便是吸收当前的力量。
好不容易获得各路半仙强者的力量,他自然不会顾此失彼。
保持耐心与专注,将各路半仙的力量炼化,收入囊中, 成为自己的力量。
整个过程有条不紊进行中。
吸收各种力量,将各种力量以无上道纹炼化,让其成为自己的力量,做这种事无面很拿手。
甚至可以说轻车熟路,因为他一直有在做这种事。
他所行之路,便是将各种力量融合,成为自己加持自己的力量, 走出新的路来。
如今他做这种事。
安耐住心中的好奇与那种特殊的召唤, 专心致志将手中的所拥有力量炼化, 成为自己的力量。
因为是半仙的力量,所以他需要的时间相对来说很久。
三年。
他为了炼化各路半仙的力量废寝忘食。
终于。
他耗费三年时间,终于完成了对各路半仙强者力量的炼化。
何处安放
不得不说。
收获颇丰。
他心中那一条通往半仙的路开始变得越加明确。
可惜。
仍旧不够。
他知道就算是如今的自己,仍旧无法突破,达到半仙境界,甚至差的很远很远。
没有办法。
他如今借用的皆是别人的力量,根部不是自己的力量,借用别人的力量终究不是一个好的办法。
无面心中想着,不由看向神界某处。
那里有一股力量正在召唤自己。
这力量非常特殊,特别是对他来说,相当特殊。
因为他能够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存在,远远超过他如今掌控的所有力量,包括自己的无上道纹。
甚至。
无上道纹对这种保持着一种贪婪,一种想要吞噬的贪婪。
他自从拥有无上道纹后, 便是从未出现过如此特殊的力量。
与其说被召唤, 或者说他自己行动。
最终。
无面还是悄然前行,查看这力量究竟从何而来, 究竟是怎样的的一种力量。
他独自进入神界之中,若无其事的样子,像是在欣赏周围的风景。
实际上。
他的确在欣赏周围的风景。
神界的确非常一般的界域,在这里所有的一切皆是被一层金色的光芒所笼罩,看上去如此神圣不可侵犯。
而且。
这里等级制度相当森严。
比如。
无面站在一座大山前,看着面前巍峨高耸的大战,他知道这里是神级的中心,而这座大山便是神界的圣地,神山。
神山有独属于自己的结界,任何人禁止进入其中。
无面望着面前的神山,他能够感觉到那种召唤自己的力量,就在这神山之中。
难道神族在搞什么实验不成?
录事参军 小说
无面心中想着。
那种召唤他的力量绝对不是神界的力量,而是一种非常非常特殊,他从未见过,从未接触过的特殊力量。
无面满心不解。
继续留在这里等待。
不多时。
“无面小友对神山很感兴趣?”神老出现,显然其发现了无面的举动。
“嗯。”无面点头,“毕竟是神族的神山, 从未见过的稀罕玩意儿,倒是很感兴趣。”
无面有意爬山,继续探查那特殊力量的来源。
“无面小友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神老一副询问模样, 笑眯眯看着无面,似乎已经看透无面的心思。
无面作势看了看身边的神山,稍加思考。
“莫非神山便是镇压不归路之物?”无面早有猜测,如今不过是将猜测说了出来而已。
“小友聪慧,的确如此。”
神老倒是没有任何隐瞒。
“如此神山,结合了整个神界所有的力量,乃是神界的核心,也是镇压不归路的核心,因为有如此神山的存在,无神族镇压不归路五百纪元。”
向来沉稳的神老在提到此事时,显得是如此骄傲。
五百纪元对于很多人来说不过是一个数字,但是对于神老来说,那是他的回忆。
在这五百纪元之中,他经历了太多太多,整个人也显得无比疲惫。
若非还有如此中单在肩头,他怕是早已化道离开,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他可以留恋的东西。
“五百个纪元吗?”
无面一个纪元都没有经历过,何况五百个纪元,他无法想象神老都经历过什么,想来,应该很传奇吧。
“想上去看看吗?”
神老邀请无面般说道。
“如果可以,我想我是希望看看这一座传奇神山的。”
就算没有那特殊力量的召唤,无面也想看看这所谓的神山究竟有多少神奇之处。
毕竟。
这东西在这里存在了五百纪元,而且这东西能够镇压不归路,相信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
带着如此心态,在神老的陪伴下,二者登临神山之上。
刚刚登临神山,无面便是感受到了一种特殊力量猛然袭来。
那召唤他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甚至让他有一瞬间难以自控。
好诡异的力量?
无面跟随在神老身边,如果出现问题,相信神老必然会出手。
如此之下,二者一步一步,开始登山。
神山果真与众不同。
行走其上,无面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酝酿与自己的脚下。
他不知道这神山上的泥土为何种泥土,就是感觉这里的一草一木,皆带有一抹神韵。
他们屹立在这里,便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柔和,很完美,让他惊叹不已。
“非法宝非法宝,神山就是神山,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无面忍不住夸赞出声。
神山太过特别,行走其上,让他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力量将自己包围。
这种力量充斥着神性,很温暖,同时又很冰灵,宛若坚冰中的希望般,给他这样一种感觉。
“神山乃是以神界之心打造,其能够融合整个神界一花一草,一人一畜,所有生灵的力量,加上这么多年镇压不归路,着实有些异变。”
神老如此话语叫无面心中大动。
“神老,您说着神山是以神界之心打造而成?”
“没有错,神界之心,整个神界的核心。”神老对此颇为自豪。
反观无面,表情上没有多少变化,心中却满是纠结。
“要知道,令仙儿苏醒的手段,便是让仙儿融合神界之心,可是现在看来,神界之心居然是这神山,而神山乃是镇压不归路之物,如此看来,岂不是说想要复活仙儿,就需要打开不归路,使得不归生灵降临修仙界,靠,尬住了。”
无面心中满是无奈。
事情居然变得如此僵持,这该让他如何是好。
别的不说。
如今这座神山之上,可是有各路半仙强者入住,自己若敢针对神山出手,怕是分分钟成为整个修行界的公敌。
问题很严重啊!
无面已顾不得欣赏神山上的景色,他开始思考,自己如何才能在不破坏不归路的情况下,拿走神山,叫仙儿醒来。
问题很严重啊!
无面心中盘算着,继续跟随神老,一步一步前行。
不多时,二者便是来到了整个神山的中心所在,诸神战场。
远远看去。
远方有一座巨大的盆地,盆地之中有灰蒙蒙的迷雾,那迷雾之中似乎有什么庞大的生灵正在活动。
如此同时。
无面也看到周围山顶之上,散发有各种颜色的光亮。
这些光亮的根源便是各路半仙,他们暂时居住在这里,凭借自己的力量,稳固住封印,不让黑雾中的不归生灵逃出来。
突然!
毫无征兆。
那迷雾中的不归生灵散发出阵阵可怕的波动,影响整座神山,使得各路半仙强者不得不出手,在度加固封印。
如此这般。
才算是压制住那不归生灵的冲击。
望着如此一幕无面知道,事情看来比听说的更加严重。
需要如此多半仙集体出手才能镇压住不归生灵,其若出世,分分钟屠戮整个修行界。
“神老,这不归生灵的实力如何,有破壁者级别吗?”
无面很好奇。
如此强大的不归生灵,需要这么多半仙来压制,相信不会是软柿子。
“并非破壁者,只不过其所拥有的力量很特殊而已,其若是破壁者级别,别说我一个神界,就算是一万个,十万个神界,也可能将其拦在不归路上。”
神老如此说道。
破壁者已经超脱,他们与破壁者相比较,完全就是蝼蚁,甚至蝼蚁都不如。
“原来如此。”
无面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是破壁者就好说,起码还算半仙范畴之内,只能说这不归生灵接住了不归路的力量,所以才会如此强大。
若是正常来讲,其应该也就是比地狱之主强点估计。
无面心中有如此思量,他心念一动,开始寻找那呼唤自己的力量。
这一寻找让他一愣!
因为那力量的来源,居然是迷雾之中,庞大无比的不归生灵。
好家伙!
自己所感受到的力量,不会是不归生灵的不归之力吧。
如此想来,估计就是这个可能。
而且。
他对此并不意外。
不归生灵有什么手段谁都不知道,其所掌控的不归之力有什么特殊能力,谁都不知道。
如此其召唤自己,估计是觉得自己能够在内部瓦解神族,帮助其降临修仙界之中。
毕竟。
他遇到过很多家伙都会用这种手段来引诱自己。
如今的他需要力量变强,对方就会用力量诱惑自己。
“无面小友感觉如何。”神老如此询问。
“感觉还不错,就是不知道,我是否能够在这里多逗留一段时间。”无面如此说道。
可大可小 小说
“当然可以,神族之中,小友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因为小友了解的越多,越是明白事情的重要性,这对小友做出的决定有很大意义。”
神老倒是不避讳的说着,希望获得神仙儿肉身所在。
“当然当然。”
无面打着哈哈,敷衍着神老。
如此。
神老离开,无面则是找到了一个小山头,住在了这里。
他端坐原地,望着迷雾之中,那高耸入云的庞大不归生灵,很好奇这家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是否有灵智,还是说属于其他种类的生物。
对此他一概不知。
好奇归好奇。
在接下的日子中,他开始悄无声息,有意识的摄取一点点那种不归之力。
实际上。
不归之力在这里随处可见,只不过好像没有人发现这种力量,或者说周围的各路半仙有发现,但是对这种力量只有反抗。
毕竟。
不是所有人都掌控有无上道纹这种手段。
将一丢丢不归之力摄入手中,感受着一丢丢的不归之力,无面有轻举妄动。
他取来道身,分出一部分神魂体,然后利用道身进行实验。
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马虎大意,导致自身出现大问题。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那不归生灵能够通过这一丢丢的力量掌控自己怎么办,想来,这种事并非不可能。
如此这般。
他利用道身,开始探查不归之力的存在。
就在他开始探查之时。
嗡!
他眼中的世界开始变换。
恍惚间!
他居然来到了迷雾之中,而在他的面前,便是一尊巨大的宛若哥斯拉般的生灵。
错上天堂
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直挺挺袭来,叫无面大气不敢喘一下。
这种直挺挺的感觉,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体验过。
就算是面对半仙这种级别的存在,他也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恐怖的压制力。
在此刻。
仿佛。
他只要呼吸的节奏稍稍不对,分分钟便会被那种可怕的压力直接压死。
强势,霸道,纯粹,不容置疑,这便是不归生灵给他的感觉。
不愧是来自不归路上的生灵,这种感觉的确是修行界生灵无法给予他的感受。
无面在经过震惊后回复冷静。
他调整心态,让自己回复如初。
好歹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这点小场面还是能够稳住。
待得稳住局面,无面在看面前这不归生灵,似乎也没有那般可怕。
“所以,你就打算这样直挺挺的看着我吗?”无面主动发出波动,询问这不归生灵。
而不归生灵的回应,叫无面知道到了什么才叫惊喜。
“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