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小說推薦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打穿儒道世界的莽夫
嗡!
异世界车站咖啡厅
天地一颤,笼罩在张韬周身的浓郁云雾瞬间消失。
随之消失的还有他头顶之上的灵气龙卷。
“呼…终于突破至儒道二重天寻路境初期了。”
长呼一口气,张韬缓缓睁开眼睛,一道星芒从瞳孔深处一闪即逝,整个人的精气神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铅华洗尽,锋芒内敛!
张韬双腿盘膝,坐在桌案前,身穿破旧的青衫儒袍,一眼望去就是一名正宗的儒道书生。
而不是看上去,像一位粗鄙武夫。
浩然真意的上限,决定了他丹田气海内的浩然正气的高度。
此时的他,儒道武道共同修炼!
他成为世间第一位儒武双修的存在,儒道二重天,武道三重天。
他丹田气海不仅存在纯正的浩然正气,而且还存在混元真气,与死亡真气两种迥异的真气内力。
浩然正气炽白一片,混元真气金光闪烁,死亡真气死气沉沉。
浩然正气悬浮运行在丹田上部;混元真气凝实如金,处于丹田中央不动如山;死亡真气一滩死水沉寂在丹田下部,纹丝不动。
三道气息各异的真气,盘踞在丹田气海,三分天下,各行其道,互不影响。
“如今,我也算是一名儒道修士了,步入寻路境,就可以寻找自己的‘路’了。”
感受到体内的情况之后,张韬眼角露出一抹欣喜之色,修炼了【浩然正气决】后,他发现自己可以驱动识海之中的浩然真意。
按照儒道的攻击手段,他也能对敌人施展神魂攻击了。
不过,在这之前,他需要确定自己儒道上的‘路’,否则还无法浩然真意的真正威力。
就像在金斗城遇到陈溪境,他的‘路’是洞箫,利用洞箫的音律攻击他人神魂。
若是神魂孱弱的人,在听到的洞箫声音之后,随时都会丧命在音律之下。
九公主周倩雪的‘路’是棋子,一盘棋子就是一场天地对弈,神魂不济者落入棋盘之中,只能沦为任人宰割的棋子,永远迷失在棋盘之中。
而被张韬的捶成重伤不起的蒋夫子,他的‘路’则是戒尺,代表着戒律与规则,可以通过戒尺直接攻击他人的神魂,简单粗暴。
张韬心生平静,脑海里一一浮现出有关寻路境的信息,清楚了周倩雪等人的‘路’后,他心底对儒道‘路’的感悟更加深了。
“我选什么路呢?”
他喃喃自语,闭目沉思,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各不相同。
只有找对正确的路,才能算是真正的踏入寻路境。
寻路境,就是儒道修炼体系的基石,唯有踏入适合自己的路,才能在未来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张韬左思右想,心中非常倾向于蒋夫子那种‘路’的方式,那样把戒尺当做自己的路。
同样,他也可以将自己的‘路’,定为武器或者拳头。
“拳头还是兵器?”
他内心犹豫不定,他非常憧憬以后与敌人战斗的时候,可以一拳一个朋友,拳拳附带魔法攻击。
不仅可以给敌人肉体上的物理伤害,而且还能给敌人神魂上的精神摧残。
一想到这,张韬毫不犹豫的决定,就将自己的‘路’,定为他的一双铁拳!
这一刻,他立志要成为一名儒道莽夫!以双拳的道理,向别人阐释‘仁义’之道。
然而,事与愿违!
青空下之黑猫
想象多丰满,现实就有多骨感…
任他如何确立自身的‘路’,他的双拳都无法与识海内的浩然真意形成共鸣。
没有联系,就代表着这条路行不通。
也就是说,以双拳为战斗的路,不是最适合他的路!
幻想乡的少女们
女友成双
“嗯?不行……那我的路是什么,在哪里?”
下一秒,张韬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盘膝端坐在桌案前,气息内敛,宛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于此同时。
外界惊人的异相,随着他的修为停滞而消散不见。
众人在孟院长的带领下来到明德殿内,他们动作轻盈,蹑手蹑脚,生怕影响到陷入顿悟之中的张韬。
“尔等不要大声喧哗!”
见状,孟知行神色严肃,转身看向周围目露好奇的学生,低语提醒道:“他此时正在顿悟,寻找自己‘路’,尔等要好好观摩领悟,对你们以后的修行非常有益处。”
众人齐刷刷的点了点头,示意明白,他们一言不发,默默的观察着张韬的气息变化。
他们有人投来羡慕眼神,也有人投来嫉妒的目光…每一人看向前方闭目养神的男子心里活动都不一样。
若不是德高望重的院长在此,他们之中恐怕有人别有用心,存在一些不可见人的小动作,以此来打断张韬的顿悟过程。
“我的路到底是什么呢?难道只能在君子六艺之中选择?”
张韬思索良久,尝试了许多不同的路,都跟战斗厮杀有关,然而不出所料,都没有任何反应。
忽地,他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
君子动口不动手!
“或许,我先前选择的战斗之路,违背了浩然正气的奥义……”
他不断总结与思索,心中渐渐有了一丝明悟。
“对啊,我擅长绘画,或许这就是我的儒道之路…可以试一试。”
想到就干!
以识海为幕布,以神魂之力为笔,以浩然真意为墨。
下一秒,张韬开始在用神魂之力驱动浩然真意在识海内作画。
执笔上手,他第一次尝试的绘画就是火寒鸦。
火寒鸦,是他最先接触的妖物,也是他最为熟悉的妖物。
他经常在识海内观想火寒鸦的形象,为此他对火寒鸦的形象与细节,了然于胸。
呱!
一声刺耳的尖叫声,陡然响彻在明德殿内。
瞬息间,张韬的身前,凭空出现一只通体漆黑,双眼灰白的乌鸦。
“妖物!”
半世琉璃 小說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学生纷纷发出惊叫之声,他们眼睛内露出惊惧的目光,身体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嗡!
一道灰白幽芒,一闪而过。
张韬缓缓睁开眼睛,那只悬浮在空中宛如死物的火寒鸦,同时也缓缓睁眼灰白的眼眸。
“这是…以画为路,具化神魂之物?!”
院长孟知行惊疑不定,眼眸内浮现出一道震惊光芒。
显然,见多识广的他,此时也被张韬的所作所为给震惊住了。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张韬回过神,发现周围数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自己,仿佛在看一个怪物一样,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呱呱呱!”
这时,火寒鸦的怪叫,瞬间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打量着眼前宛如活物的乌鸦,他心底浮现出一股很奇特的感觉,很亲切很熟悉。
这只火寒鸦,与他识海内绘画的火寒鸦一模一样,没有一身不详的死气,反而充满了温暖平和的气息。
“这是我画出来的?”
张韬将信将疑,伸手触碰身前扑腾翅膀的火寒鸦。
触碰的一刹那,他体会到了什么叫神魂相容的感觉。
顷刻间,火寒鸦消失不见,化为点点星光融入他的体内。
随之,他的脑海里多了一份以火寒鸦为视角所看到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