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之王
小說推薦詭異之王诡异之王
“章衡!你干什么去?回来!”
郝长青放声大吼,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章衡越跑越远,最后被成群的假身挡住了背影。
“曹,这小子搞什么鬼!”
郝长青心中暗骂,以前他对章衡颇为欣赏,可现在他突然发现,这小子是个刺头啊!
“周海,快把你们组的人叫回来啊。”
周海收回视线,虽然心中也有点担心,但脸上还是挤出一丝笑容。
流浪犬小夜曲
“放心吧,章衡不会无的放矢的,他这么干肯定有他的道理,咱们帮忙就是了。”
“你还真够信任他的。”郝长青没好气的叹了口气:“算了,你觉得现在怎么才能帮他?”
“不拖后腿就行了。”
周海苦笑道,一群胳膊都快抬不起来的人,能帮上什么忙?
郝长青也苦笑着摆摆手:“算了算了,先保护好自己吧。”
……
另一边,章衡如虎入羊群一般,在假身之中左冲右突,一个个假身消散,虽然紧接着便有相同数量的假身凭空凝聚再冲上来,却仍旧难以拖住他的脚步!
砂之王冠
“喵呜——”
橘猫蹲坐在服装店门口,似乎在催促一般。
章衡出手更加狂放,眼看他就要冲到服装店,陈家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这小子不会发现我了吧?不可能啊,我从始至终都没露面,他怎么可能发现我!?”
缩在收银台后面,陈家福表情阴晴不定。
“爷爷你没事吧?看你的脸色好像不大好啊。”
二十多岁的收银小姑娘有些低声询问道,当那些人在步行街里肆无忌惮的伤人时,她收留了陈家福,还以为他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
“没事,就是血压有点高了。”
陈家福回过神,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心里却在暗暗琢磨着,如果那小子真的发现自己了,把这小丫头当成个人质也不错……
“你放松点,大门我已经锁上了,那些人进不来的。”
尹月低声安慰道,生怕老人家血压飙高到出什么事。
“谢谢你啊小姑娘。”
陈家福咧嘴谢道,说话间,几个假身凭空出现在收银台另一侧,蹲在地上待命,尹月起身探个头就能发现。
“不用谢,互相帮助嘛。”
尹月似乎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开心的翘起了嘴角。
就在她感觉自己也算是造了七级浮屠的时候,玻璃店门忽然咣当一声碎裂,玻璃碴散落满地!
尹月心里咯噔一下,探出半个脑袋看去,就见一个手握羊角锤的男人踏进店里,目光环顾四周。
橘猫冲收银台低伏身子,一副作势欲扑的样子,章衡看着蹲在收银台下的假身,立刻迈步冲过去。
“妈呀!”
尹月被吓得大叫一声,蹭的弹了起来,正想拉着救来的老爷爷跑路时,几个假身也起身翻过了收银台,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抓住了她的手脚!
尹月懵了,然而更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些人似乎跟自己救的那个老爷爷长的很像……
她不可置信的看向陈家福,后者却理都没理她,起身冲章衡呵呵一笑。
“小子,别过来啊,不然这小姑娘可就没命……诶你……”
陈家福胸有成竹的威胁道,在他看来,六部的人都是一群傻子,随便拿个人质顶在前面就能让他们投鼠忌器,放弃大好局面,这一招他用过好几次了,每次都能反败为胜。
然而这一次却出乎了他的意料!
章衡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转眼就冲到了六米范围内,仿佛下一秒就能将羊角锤凿进他的天灵盖一样。
陈家福顿时慌了,也顾不上威胁了,抬手一挥,数十假身凭空凝聚,与此同时,步行街上的假身骤然少了一多半,郝长青他们不由吃了一惊。
面面相觑时,周海忽然一拍大腿:“肯定是章衡做了什么!”
郝长青没有反驳,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小子,加把劲啊!”
……
嘭!
章衡顺手抄起一把椅子砸向挡路的假身,势大力沉的椅子径直从假身的胸腹间穿过,重重撞到收银台上散了架。
“你再过来我就扭断她脖子了!”
陈家福被吓得脖子一缩,旋即壮着胆子大声喊道。
躲在暗处用假身为非作歹时,他可以表现的像个人物,但当本人被盯上时,糟老头子慌神了!
章衡依旧不为所动,一副‘你干掉人质,我干掉你’的架势,陈家福顿时不知所措了。
杀掉人质?那他不是更没束缚了么!
不杀?那他不是更认为我只是在吓唬他?
世上最尴尬的莫过于抓了人质之后,对方根本不在乎……
眼看章衡马上就要凿穿假身的阻挡,陈家福突然一咬牙,尹月的手臂被掰断,惨叫声中,她哭的撕心裂肺。
“我就不信你还能无动于衷!”
陈家福暗暗发狠,结果定睛看去,章衡连眉头都没皱一下,更没有急躁,依旧稳步朝他逼近。
独角兽
“这小子真没把人质当回事!”
陈家福彻底慌了,立刻在假身的掩护下带着人质往后门而去,当章衡也冲出来的时候,假身狠狠一推尹月,让她跟章衡撞了个满怀。
章衡的视线一乱,再抬头时,陈家福本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充斥服装店的上百个假身,还有一个手臂折断的尹月。
“跑了么……”
看着缓缓合拢的后门,章衡放弃了追击,就算从假身之中冲出去,恐怕也找不到他人了。
不过也无所谓了,有橘猫在,能找到他本人一次,就能找到第二次!
“别哭了,我送你出去。”
章衡语气淡淡的说道,一手揽着尹月,一手挥动羊角锤,不过一百多平的服装店,却挤满了上百个假身,陈家福发了个狠,无论如何也要干掉他,甚至不惜引起诡异的反噬!
他把手指头伸进嘴里狠狠咬断,断指在嘴里消失的同时,所有假身都凝实了几分!
“嗯?”
章衡发现了不对劲,这些挡路的假身竟然一锤子凿不散了!
哪怕胸口被凿出一个骇人的窟窿,它们依旧悍不畏死的抬手抓过来,章衡顿时压力大增。
与此同时,红旗街中的郝长青一见假身尽数消失,不由感觉一丝不妙。
这时周海跑了过来,焦急道:“陈家福肯定是去找章衡了,他一个人对付不了那么多假身!”
郝长青一惊,连忙转身大吼。
“还能动的,立刻跟我走!”